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九)
小车⭐洞房花烛夜
链接走评论😉
我尽力啦😄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八)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一开始独孤般若对城里的流言蜚语是不在乎的,可是眼瞧着太师府来来往往送给花府的聘礼,她终于坐不住了。

下人想拦住独孤般若,“宁都王妃,王爷有事,实在是不好打扰啊。”独孤般若不理会下人,径直去找宇文护,“宇文护!你……”真的要娶花无谢吗?后半句硬生生折回去了。

宇文护在手把手教花无谢射箭,他们过几天就要正式成婚。虽说成婚前双方是不能见面的,可都是男子也不必遵守虚礼。

“什么风把宁都王妃吹来了?”宇文护保持着姿势,“宝贝,肩要如山平,手要弯如月,箭要准如鹰。”说完,箭射出,直中红心。

独孤般若没想到会碰到花无谢,笑着说“没想到花公子也在,是我打扰了。不过我有事向太师请教,能否请花公子暂且回避一下?”

闻言,花无谢扁嘴,你都坐进来了,再说打没打扰不觉得迟了吗。他知道独孤般若,阿护哥哥喜欢过的人呗。注意,是喜欢过。当然,花无谢就算心下不愉,也不会蠢到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只是懒洋洋的往宇文护身上再靠了靠,让他去打发去了。

“无妨。没有什么是无谢不能听的。”宇文护看着爱说话的花无谢懒洋洋的样子,知道他是不开心了,也只好捏捏他的小手安抚他,硬着头皮寒暄。

独孤般若一时愣了愣,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宇文护会这样不重视她。果真是时过境迁了吗?

眼看着场面有冷清下来,花无谢就在背后拉宇文护的腰带,示意还是撤退吧。

宇文护笑着说,“如果宁都王妃没有什么大事,就请回吧。”说完就拉着花无谢走了。

哥舒及时出场,请走了独孤般若。还吩咐下人以后没有通报,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出。

带着花无谢回到书房,宇文护看着气鼓鼓的小桃花精只笑不语。“无谢,”他才开口想哄哄自己的大宝贝,花无谢却动作难得有些急切的将宇文护推倒在柔软的贵妃塌上,宇文护失去平衡还没从感官的变化中回过神来,花无谢就轻轻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宇文护,不管原来你是什么样,但是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到处沾花惹草,知道了吗?”小家伙奶凶奶凶的。

宇文护抓住他的手心轻吻, “知道了。我是你的人。”宇文护眸间蓝色很深,他郑重地亲吻花无谢的眉心,“你也是属于我的。”

花无谢听完,亮晶晶的双眸紧盯着宇文护,他两只胳膊攀上宇文护的肩把他拉向自己,动作缓慢但毅然决然,自己用嘴迎上宇文护的嘴。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回应亲密。不过已经完全足够了, 因为这一个小动作,接下来,他被宇文护压在塌上,亲了足足十分钟。

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呼吸在极近的距离里交融成撩人的引诱,两人的舌头不自觉的缠绕在一起,带出暧昧的水渍声。

分开后,微微喘息,眼中只有彼此。

独孤般若和倾城郡主是过去,而你是我的未来。

我很喜欢你。余生请多关照。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七)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最近长安城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事坏事频生。先不说太师宇文护和花家二公子来往密切,就这满城风雨几乎和独孤家撞上了。一是独孤长女和宁都王大婚,二是次女出嫁陇西郡公。

这第三便是辅城王于朝堂请皇上为自己和独孤家三女赐婚,却不想丞相不同意,到现在两人还在皇上面前争论。

正是秋日花正浓,比起宇文觉被吵得头昏脑胀,闲来无事的宇文护在府中的一个小花园里,摆了蔬果,置了棋盘,想和花无谢赏赏菊花,谈谈风月。

只是花无谢却没那么配合,输了两盘棋,就耍赖往旁边的贵妃塌上一躺,拉着他的手放在脸边蹭了蹭。宇文护见他实在可爱,也就顺势躺在他身侧。两人有说有笑,不说话时只双手紧扣,也觉得有十分趣味。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哥舒虽然不好打扰,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主上,宫里传来消息。皇上宣你即刻觐见。”

两位贸然被打扰相聚,自然心下不愉。宇文护的脾气哥舒是知道的,可就连花无谢面上就难得带上些不悦。这也难怪,花家人虽不反对二人相处,但也隔三差五的阻扰一番。再加上宇文护的公事繁忙,让二人相聚的时间大大减少。

宇文护给他整理着装,又亲自蹲下去给他穿上鞋,“别生气了,咱们下次再来就是。”花无谢用未穿鞋那只脚去踹宇文护,“阿护哥哥,下次你才不会有空和我待在一起呢。”

宇文护只笑不语,待把花无谢收拾齐当,坐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再等一会,到时候带你出去散心。不过宝贝你要是想和我在一起 ,我这就去上花府提亲。” 说完,看着小宝贝被自己弄了个小红脸,又狠狠的亲上去,耳鬓厮磨了一番,才进宫。

到了宫中,宇文护果然碰见了刚出来的宇文邕和独孤信。独孤信看到他衣袖一挥,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想来是谈话不尽如人意。

“果然不出堂兄所料。只要我表现出有回同州之意,宇文觉便摇摆不定了。但他面对独孤信的严词拒绝还是没有下旨。”宇文邕虽有些遗憾,但也对独孤信无可奈何。

“不急于一时。你早晚会和伽罗在一起的。”

进殿,宇文护便看到宇文觉面色不悦。“不知皇上急忙找臣进宫所谓何事?”

“太师,你可算来了。你也知道辅城王和丞相最近是吵得朕头疼,一个是朕的弟弟,一个是朕的爱臣,所以想请太师为朕解忧。不知太师意下如何?”宇文觉不过是假情假意,这桩婚事目前对他来说并不利。

“不过是男女婚配之事。辅城王若是想娶就答应了他。”

“这怎么可以?独孤般若已经嫁给了宁都王,要是独孤家再加上个辅城王妃,这势力不就越发壮大了吗?”说到底还是担心他自己的皇帝宝座。

“那就更要给独孤伽罗和辅城王赐婚了。”看着宇文觉不知所以的样子,宇文护只觉得可笑。世间竟有如此头脑简单之人,顾此失彼。

“独孤家的二女儿本来与杨家结亲,却嫁给了陇西郡公。可独孤家与杨家的婚约还在,那独孤伽罗势必杨坚成亲。而杨忠身为柱国,手有兵权,是一个小小的辅城王能比的吗?杨坚年轻气盛,而宇文邕不过一个病秧子。”宇文邕显然已被说动。

“倒是独孤信严词拒绝辅城王,难道是想让与杨家联手?实现他那‘独孤天下’的白日梦?”宇文护乘势再添一把火,果然让宇文觉变得怒气冲冲。

“朕这就下旨让辅城王迎娶独孤伽罗,省得独孤信自作主张!”

圣旨一下,尘埃落定,而且还拒绝了宇文邕自请封地的主意。宇文觉是想将宇文邕放在眼皮底下关注,不过还不知道是谁算计谁呢。无论如何宇文邕是得偿所愿了。

当然喜事也不只这一件。

宇文护对花无谢说的提亲可不是随便一提的,他择了良辰吉日就请族中长辈一同前往花家提亲。面对宇文护的郑重,花家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对宇文护还是满意的。

两家一拍即合,宇文护和花无谢的婚事也要步入正轨了。

有个小番外算是个惊喜😜
之前发的是图都被禁了⊙▽⊙
评论有链接
希望有用(。・ω・。)ノ♡

今天要停更了
录取结果出不来
心好慌☔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六)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小桥流水,错落有有致。当然,花府最美的还是人,眼前人。

宇文护盯着花无谢,后者正在向他介绍花府美景。宇文护发现自己要是一直一直盯着小桃花精看,他的脸甚至耳朵会迅速变红,会不好意思和你直视,看你的眼睛不超过三秒就会赶快移开。然后,他还会结结巴巴地问你,

“你……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别看了……”

“不,我喜欢看你。你好看。”

宇文护原以为自己是受得了寂寞的人,可是这几天却总是想起花无谢。今天看到少年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不是不能忍受寂寞的人。只是自从认识无谢后,他就变成一个不能同无谢离开的人了。

“阿护哥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我…明明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什么叫喜欢看我啊?喜欢……我啊?

“是是是。小无谢不仅英俊而且,”宇文护慢慢凑到花无谢耳边,“就是好看。我喜欢。”

“喜欢什么?”不行了,离得太近了,心脏受不了啦。

“你。花无谢,我心悦你。”花无谢还没回过神来,宇文护突然俯身吻了一下他的脸颊,柔软的触感在皮肤上稍纵即逝,花无谢却觉得整个身体都要燃烧起来。

也许是气氛太好,宇文护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轻轻拉开点距离,握住花无谢的手,“无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花无谢觉得自己这会儿一定是出了幻觉,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阿护哥哥说要和他在一起?他侧过头看着宇文护,才确定对方的视线也在他身上,他的手掌还包在对方的掌心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带给他的温度。

宇文护的眼神坚定,等着他的回答。

花无谢突然笑了,他把头靠在宇文护的肩膀上,轻声说:“好啊,我愿意。”虽然有些快了,但是花无谢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有他。

宇文护上前抱住了小家伙的腰,把他拉进怀里,然后吻上了他的嘴唇。

起初两人只是唇贴着唇拥抱在一起,接着,他开始慢慢亲吻无谢,散发着沉香木香回应他。

花无谢被这味道迷得软了双腿,他站不住似的往宇文护怀里靠,一边亲吻一边发出轻微的呜咽声。

宇文护更大力的拥紧了花无谢的身体,一手按住他的头更深的吻下去,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花无谢的嘴唇,花无谢就乖乖的张开嘴巴让他伸进舌头,两人的唇齿纠缠着,信香也在不断交融。

二人分开后, 只剩下彼此的喘息声和心跳声。花无谢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里头像是汪着两潭秋水,宇文护又忍不住蜻蜓点水似地在小家伙眼皮上额头上嘴上亲了一会儿。

宇文护毕竟是打着送药的名号来的不好久留,虽然他很舍不得自己的小桃花。陪花无谢在花府又逛了一阵,期间收获了不少亲吻和脸红红的小可爱一枚。

不过在走之前,宇文护又特意去拜访了花正坤。花父在窗前负手而立,宇文护站在他身侧。

“太师,我家无谢心思单纯又为坤泽,我们也只想让他一生平安喜乐。可是太师你不会是那个给无谢带来幸福的人。”花正坤眼神紧盯着他,显然是知道宇文护和花无谢的事了。

“我知道您对我的不满。我既然选择了和无谢在一起,我一定会为了无谢作出改变。时间和能证明我对无谢是真心的。我有能力去给无谢幸福。”宇文护目光毫不退让地回视,非常肯定地回答。

花正坤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转而问宇文护:“你喜欢无谢什么?”

宇文护的回答非常果断,果断而且强势,“无谢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人。您得相信一直保护这份干净很难,而我想做也能做到。”

一句话足以表明他对以后的安排,花正坤怔了怔。片刻后他似是不屑地冷哼一声,“我要是不同意呢?”

宇文护的面容此时看起来格外坚毅,“那我只好一直坚持到说服您同意为止。”

“婚姻大事虽然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但也会受外力干扰。但是无谢不懂这些,太师就算如此坚定,还是要慢慢来。我们做父母也只能为无谢把关人品。真正的决定是要由无谢来做的。”花正坤最终还是松了口。

花府众人送宇文护离开的时候,宇文护特地走到花无谢面前低头,浅浅地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我走了,无谢。记得想我。”

“谁…谁会想你啊?”小桃花的脸又开始红了。

“说错了,是我会想你的。”宇文护转而蹭了蹭的鼻尖,愉悦的低声笑起来。

花府众人看着他们的互动,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但他们也能理解。

今日太师的拜访想必外界也传遍流言蜚语了,倒不如让宇文护大大方方用行动证明。

满城的流言蜚语他宇文护可以不在乎,可是眼前人是要放在心尖上宠的,定不能受了半点委屈。

*我觉得自己写的很迷啊

*是不是有点快啊🐵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五)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常言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因为太后的突然到访让花无谢过了几天清闲日子,可一送走太后,花无谢就被老祖宗提溜到了书房,等着他还有他的老父亲花正坤。

“花无谢,给我跪……”花正坤本来是想让花无谢跪下好好反省的,谁知道这鬼灵精立马跑到老祖宗身边,替她按肩。

“老祖宗,是无谢那日不小心喝醉了。无谢不好,让老祖宗担心了。”又慢慢蹲下替老祖宗按摩腿,“老祖宗,你就和那庙里的观音姐姐一样,慈眉善目,菩萨心肠。你就饶了我这次吧,好不好嘛,老祖宗?”

“若是往日你淘气撒个娇就过去了,可是这次能一样吗?那宇文护可是一个玉面阎罗,你怎么能和他来往呢?”可惜,老祖宗一挑眉,忽视了花无谢的撒娇攻势。

“老祖宗说得对。我跟你讲我花无谢,你这段时间就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待着,不许和那个宇文护来往。”没想到,老祖宗还是明事理的。

无谢啊,我也是为了你好。

“爹,我起誓,我和宇文护来往绝不会给花家带来麻烦。不论外界的流言蜚语是如何,我认识的宇文护又不是那穷凶极恶之人,他…他对我还挺好的。”说着说着,花无谢自己的脸但是红了起来。

“你简直在胡闹!你这次一定要被好好禁足!还有你再也不许和那个宇文护……”话还没说完,门外传来声音。

“老爷,太师来了!”

花正坤指了指花无谢,甩袖出去迎接宇文护了。

花无谢连忙跟上父亲的脚步,宇文护来了,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找我的?花无谢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了。

“不知道今日太师来所为何事?”

“听闻大司空的公子花满天如今伤势未愈,太后前些日子还来探望过。我前些日正巧得了一些上好的膏药,特地前来送与大司空。”

彼此打着官腔,宇文护的眼神却不离开花无谢,感受到那灼热的视线,花无谢整个人都要红了。

注意到宇文护的视线,花正坤不动声色地挡住自家的傻儿子,“既然如此,太师我们就移步书房吧。请。”

等到了书房,就剩下花正坤和宇文护两个人。

“太师,多谢你的美意。不过满天已有太医在医治,如此好药就不用了。”谢谢好意,快拿着药滚吧。

“那怎么行?有了好药才能好的更快啊。”还好好和无谢说话,不走。“更何况,我与无谢交好,今日来也是为了和无谢叙旧。”

“可是无谢近日身体不适,怕是不能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哦,是吗?”就见宇文护踱步到门边,打开门。呦,小桃花精自己送上门来了。

“爹……阿护哥哥……”花无谢也没想到,居然被宇文护发现了。呀,好糗。

“对不起,太师。是我花正坤管教不方。”花正坤看到花无谢从门口跌进宇文护怀中的那一刻,觉得自己胡子都要气歪了。妈的,还没分开。“无谢,你还不快退……”

“无妨。”宇文护打断花正坤,“大司空政务繁忙,不如就让无谢陪我好好逛逛花府。”

“那怎么行?太师亲自到来,当然是由我来……”

“爹,现在大哥受伤。你一定很忙,就让我来陪阿护哥哥吧😄”爹脸色不好看,自己还有快拉着阿护哥哥跑吧。

花正坤看着自己傻儿子拉着太师就跑,不知道是气自己儿子胆子太大?还是气自己和老祖宗把他宠上天了?等等,好像还忘记了一个人。

同样目瞪口呆的人,还有花飞扬。二哥,你怎么又丢下我了?等等我啊!

“花飞扬,站住。”

“是,爹。”完了。又是我???

*小过渡

大家的朱一龙(≧▽≦)
和我的小桃花精ヽ(*´з`*)ノ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四)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竹里缲丝挑网车,青蝉独噪日光斜。晨光绚丽,今天花正坤也安全度过了一个早朝。就算被皇上突然询问大儿子的伤势,也妥善地回答了。真是完美的一天。

      
        “大司空,请留步。晚辈有事请教。”熟悉的声音,虽然并不想理他,但是太师还是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不知太师有何事?本官定当知无不言!”有事请教?怕是一个假的太师吧!独孤信就在你后面,去怼他吧。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晚辈。

       
        “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我就是想问阁下的二公子如何?毕竟宿醉过后并不好受。”宇文护笑着,昨天的一吻过后,小桃花就晕晕乎乎倒在自己怀中了。

       
         他宇文护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也不做那趁人之危的事。他不仅将小桃花安安全全送回家,还和花正坤打了招呼。当然,是从偏门送的,小桃花未婚,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无谢很好,多谢太师挂念了。时辰不早了,工部还有事。下官就先告辞了。”一定是我昨天失眠头昏眼花了。说起来,我他妈失眠还是因为你。天知道,自己昨天看到宇文护抱着无谢回来的时候,简直差点没背过气去。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大司空了。改日定当亲自上门拜访大人。”我其实就是想看看无谢。

     
        “太师政务繁忙,改日再说吧。”我疯了吗?我一定不会让你再见无谢的。想我花家世代清流,不掺和党争。有个倾城郡主,就够花家忙的了?再来个你?简直羊入虎口。

     
         我花正坤收回那句话,今天简直糟心极了!

      
         日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纸窗,洒在床上,让长睫毛在脸上留下了剪影,床上的公子还在酣睡。阳光是温柔的,扰人清梦的,他伸手去遮挡,这下终于睡不下去了。

      
        “阿紫,”轻声唤来侍女,“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软软的声音,还在朦胧中。

     
        “二少爷,你还睡呢?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怎么会起来这么迟?昨天……”在和大哥他们走散之后,遇到了宇文护然后……记忆如潮水般袭来直到那个吻。

      
        “二少爷,你怎么了?脸这么红!”阿紫眼瞧着花无谢白玉般的脸庞,醉了一抹红云。

      
        “啊……我没事,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是宇文护送他回来的?

       
       “昨天是太师大人亲自抱少爷您回来,老祖宗吩咐,等少爷醒来后记得去找她一趟。”,二少爷的脸怎么更红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真是他送我回来的,花无谢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一下一下的撞击胸膛。

     
       “对了,昨天大少爷在陪谢姑娘看烟火的时候遇险,伤势严重现在还躺在床上。”
  
        
       “什么?我这就去看大哥。”

        
        花无谢收拾收拾自己就去准备看大哥,却在门外遇到了谢千寻和三弟。

      
        “二哥,你快来劝劝千寻姐姐吧。她都在这站了一夜了。”花飞扬连忙站到花无谢身边,小声说“还有昨天你喝醉回来后,爹整个脸都要气青了。”

      
        “我知道啦。”对着三弟挑眉,转身看着谢千寻,“千寻姐姐,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三弟守着呢。”
        
        
        “我没事,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非要看烟花,天哥哥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千寻姐姐,你千万不能这么想,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你怎么还站着这?还嫌自己不够麻烦吗?”闻声望去,是老祖宗带着一众女眷来了,“你身为花府的下人,不服管教,真是个祸害。早就应该被关到西郊去自生自灭!”看着这个谢千寻,老祖宗心中就来气,想到自己如今还在床上躺着的大孙子,更是又亲手打了她。

       
        “老祖宗,你快别气了。可别气坏了身子,眼下最重要的是大哥。”花无谢连忙搀扶着老祖宗,“你要是气不过,就打我几下解解气。”

         
         花无谢可是花家人都放在心尖上宠的,怎么舍得打他?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花父对着花无谢心都要软上几分。

         
        “你呀!”老祖宗点点花无谢的额头,“我不是让你醒来先去找我和你爹吗?”
      
          
         “大哥如今伤势未愈,我肯定要先来看望大哥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要为了昨天的事来训我,“再说我不就是醉酒了吗?还安安全全地回到家。”

        
         “这不一样,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啊……”得了,躲不过了。花无谢对着三弟眨眨眼,示意他照顾好谢千寻。

         
         宇文护回府后,就被哥舒告知宇文邕在等着他。

       
         “怎么想好了吗?”都是为情所困的人,即是情分也是缘分。

          
          “我活不过十年,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为什么还要拖累她?我已经失去了未来幸福的资格,就没有必要让她知道我的情意。”宇文邕脸色苍白,笑得讽刺。

           
           “那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我就算自己陷入无间地狱,也要送她到人间天堂。”说完,他顿了顿,“可是昨天我陪她放花灯的时候,我发现我骨子里还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什么我就不能去争一争吗?我能给她幸福,就算我活不过十年,我也想陪着她,用自己的余生去守护她。”说到这,宇文邕气喘吁吁,病弱的身体禁不起折腾,咳嗽不止。

           但他还坚持说话,“所以我想知道太师昨天的话还算不算数,我想去用自己的努力去给伽罗幸福。”宇文护给他到了杯水,让他顺顺气。

 
           “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宇文护也要帮你留在京城。”这小子还算争气!想到昨天和无谢的吻,那么自己呢?也有勇气正视自己的内心吗?

         
           “多谢堂兄。昨日见您与花无谢相游,不知你是否在……”就算那一瞬间宇文护的眼神凌厉了起来,宇文邕还是坚持说下去了,“伽罗与无谢从小相识,感情深厚。无谢心思单纯,其人如玉,还请……还请堂兄认真对待无谢!”

           “这话是伽罗让你说的吧?那个鬼灵精!”宇文护挑眉,难道自己和小家伙在他们眼中竟是那样的关系?某人大概完全忘记了自己昨天还强吻了一个小桃花精。

       
           “当然不仅仅是伽罗,我也想请堂兄认真对待无谢。”

           “我知道。我会好好对待他的。”与其摇摆不定,不如早些认清自己的心。优柔寡断从来不是我宇文护的作风。

          
            不过经过昨日的事,小家伙估计会被好好训戒一次。也好,让他知道以后不能饮酒过多,毕竟不是人人都想他那么好送人到家的?

            这样一想,但是有些相念那个小桃花精了。
     

*我太懒了,有些话是人物原话。

*写的太烦琐了,有空捉虫。

*希望不会被屏蔽和(三)早日被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