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三)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一年一度七夕佳节,不仅仅只有烟火表演这一盛事,让无数少年心仪已久的是与情投意合的人一起放河灯。
        

       宇文护和花无谢目前虽不是琴瑟和鸣,但也能称之为志趣相投。一路上,花无谢走走停停,不时与宇文护说说笑笑,饮酒作乐好不自在。

        看着花无谢与自己称兄道弟乐呵呵的样子,宇文护真好奇他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刻样子是什么样?算了,还是瞒着吧。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不怕自己的小朋友。

  
       可是事也愿违这个词也不是空有虚名。宇文护和宇文邕看着花无谢和独孤伽罗有说有笑,内心不免有些不爽。相视一笑,各自上前。

   
       “无谢,我们该走了,就不要打扰阿邕和伽罗独处了。”

    
       “伽罗,我们不是说好了去放河灯吗?”不等独孤伽罗反应,就拉着少女离开了。“可是我还没和无谢哥哥告别呢???”这宇文邕真是个识趣的。

       “他们走了,我们该谈谈了吧?”耳边响起无谢的声音,好听。侧身看着他狡黠的微笑,可爱。“你是太师?”似乎还有些气鼓鼓。

       “我的确是太师,却无意隐瞒无谢。但这不妨碍我与无谢兄的交友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哼!”鼻头轻皱,细眉一挑,少年娇纵的气质油然而生。“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不管你是谁,我认了你这个朋友,就不会反悔以真心相待。但既然是我花无谢的朋友,就不能骗我。这次嘛……就饶了你!下不为例。”眉黛青山,双瞳剪水。伶牙俐齿,妙语连珠。让身在暗处的哥舒都为他捏了把汗!

 
       “好。我宇文护日后定不会无缘无故地期瞒你。不然我就孤独……”还没说完就被花无谢捂住了嘴,“谁让你发誓了?胡言乱语什么?”

   
        这下才真让哥舒震惊了。

         
        这厢宇文邕看着伽罗对着用心许愿的样子,想到刚才堂兄与花无谢的互动,也许自己已经拿定主意了。

        
        “阿护哥哥,看那!有人在放花灯!”花无谢望着无数写上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祝愿的小灯笼顺水飘流。“阿护哥哥,我们也来放花灯吧。先说好,我可不是特意来许愿的。就…就是好玩。”

  
        “好,就是能让我们无谢喜欢的东西。”见少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像小猫一样,可爱。

 
        选了两盏莲花灯,二人分别写下自己的愿望。宇文护本来不打算参加的,可是被小家伙用大大的笑眼凝视,仿佛看见了星辰大海,他的一颦一笑、软糯言语,有人能拒绝吗?

        烛光盈盈,映照着无谢清秀的脸庞和明亮的眼睛,他小心地把花灯放入水中,手在水中轻轻划动着,“莲花”就随波荡漾出去,慢慢随水流远。花无谢站起身看着远去的花灯, 河灯摇摇,金黄色的烛光,点亮了少年的眼眸,远成水上朦胧的梦。

  
        “阿护哥哥,你写下什么啊…唔…”还没说完,花无谢就连忙捂住口,“我忘啦,愿望要是说不出来就不灵了。”

 
        “哪有什么灵不灵的?只是有个念想而已。”不忍心打击小家伙的信心,“不过无谢你的愿望一定会成真的。”

        “当然,本公子放的花灯一定会常开不败的。”花无谢转身直视宇文护,“其实花灯不过是一个寄托,看似毫无意义,却又让人不得不做。知其不可而为之,但求无愧于我心。”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痴还是傻?

   
       就好比爱上一个人却总是不断错过,是始终如一还是就此止步?

   
       独孤般若于宇文护,倾城郡主于花无谢,是爱而不得之苦,是不得不放手之人。

        
 
         聚仙阁的桑落酒,长安一绝。 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 宇文护和花无谢坐在屋顶上,共饮这桑落酒,今夜没有太师和花家二公子,有的只是两个苦情人,想谈甚欢。

 
        “无谢,你醉了。”小坤泽身上的桃花香都溢出来了,和沉香木的浓郁交汇相融。他还在不断鼓起绯红脸颊呼气,仰头喝酒的时候嫩白的脖颈暴露在乾元面前,毫无防备地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却没注意到他的阿护哥哥眼有一抹湛蓝闪过。
    
  
       “我没有醉,来,喝!”摇摇晃晃地举起酒,还没抵达嘴边,就被宇文护夺过,顺势将他拥入怀中,“你没有醉,是我醉了。”

  
        “阿护哥哥,你知道我喜欢倾城郡主吗?可是她居然成为我的大嫂。这不公平,我与公主也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啊,怎么她就不喜欢我呢?”花无谢眼角带泪,桃花的香气更加馥郁,“我也想放下,要是不行的话,大不了我就剪去这三千烦恼丝,出家做和尚去!”

      “胡说什么呢?要是这天底下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还要酒干什么?你与我不就是为了一醉解千愁。”小心地揽着花无谢,让他靠的更舒服些。“这天底下的好儿郎不少,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入了你花无谢的眼?总有一个是比你那倾城郡主好千倍万倍的。”

       “真的吗?我怎么没遇见。阿护哥哥,你骗人!”小美人嚷嚷着,险些挣脱宇文护的怀抱。说完,还嘻嘻地笑着,“阿护哥哥,你真好看。”

         果真是醉了。

        除了独孤般若,哥舒从没见过太师对一个人如此用心,竟让他在怀里撒泼,更没见过有一个人在知道宇文护的身份后还不害怕的,理直气壮地冲太师嚷嚷。这位花公子到真是一位妙人。

 
        宇文护大概也没想到他会对花无谢这么用心,明明今天是般若的大婚,明明今天还被宇文邕那个傻小子冲破了身份,可是对着怀中的小家伙偏偏生不起气来。

         烟火在他们头上炸开,把天空染成蓝色和绿色,然后是红色和金色。

         宇文护低头发现无谢光滑白皙的皮肤映射出每一种焰火的颜色,目光羞涩又明朗。

         而花无谢抬头看着宇文护的脸,焰火在他脑后炸开,懵然发现他的眼睛那么蓝。

 
        这一刻,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了?有种莫名感觉在他们之间产生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彼此的目光落到唇上,舌尖舔舔嘴唇。沉默随着每一秒显得更沉默,然后,没有发出声音的,嘴唇做出了一个简单上扬。

   
        安心愉快的叹息一声,宇文护完成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用自己的唇覆上怀中小桃花的嘴唇。

 
        桃花与沉香木紧紧相融,伴随着绚丽的烟火。

 
        是心动。

*并不打算拉长战线,所以提前暴露了太师的身份。

*由于《花谢花飞》并没有明确点名时代,所以与北周相结合。

*宇文觉无子,估将倾城公主改成了郡主。

*后续不会完全按照二部剧的剧情,我只看主角的单人cut,OOC严重。

*七夕夜不想写到第四章,都挤在三了😣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