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六)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小桥流水,错落有有致。当然,花府最美的还是人,眼前人。

宇文护盯着花无谢,后者正在向他介绍花府美景。宇文护发现自己要是一直一直盯着小桃花精看,他的脸甚至耳朵会迅速变红,会不好意思和你直视,看你的眼睛不超过三秒就会赶快移开。然后,他还会结结巴巴地问你,

“你……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别看了……”

“不,我喜欢看你。你好看。”

宇文护原以为自己是受得了寂寞的人,可是这几天却总是想起花无谢。今天看到少年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不是不能忍受寂寞的人。只是自从认识无谢后,他就变成一个不能同无谢离开的人了。

“阿护哥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我…明明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什么叫喜欢看我啊?喜欢……我啊?

“是是是。小无谢不仅英俊而且,”宇文护慢慢凑到花无谢耳边,“就是好看。我喜欢。”

“喜欢什么?”不行了,离得太近了,心脏受不了啦。

“你。花无谢,我心悦你。”花无谢还没回过神来,宇文护突然俯身吻了一下他的脸颊,柔软的触感在皮肤上稍纵即逝,花无谢却觉得整个身体都要燃烧起来。

也许是气氛太好,宇文护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轻轻拉开点距离,握住花无谢的手,“无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花无谢觉得自己这会儿一定是出了幻觉,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阿护哥哥说要和他在一起?他侧过头看着宇文护,才确定对方的视线也在他身上,他的手掌还包在对方的掌心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带给他的温度。

宇文护的眼神坚定,等着他的回答。

花无谢突然笑了,他把头靠在宇文护的肩膀上,轻声说:“好啊,我愿意。”虽然有些快了,但是花无谢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有他。

宇文护上前抱住了小家伙的腰,把他拉进怀里,然后吻上了他的嘴唇。

起初两人只是唇贴着唇拥抱在一起,接着,他开始慢慢亲吻无谢,散发着沉香木香回应他。

花无谢被这味道迷得软了双腿,他站不住似的往宇文护怀里靠,一边亲吻一边发出轻微的呜咽声。

宇文护更大力的拥紧了花无谢的身体,一手按住他的头更深的吻下去,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花无谢的嘴唇,花无谢就乖乖的张开嘴巴让他伸进舌头,两人的唇齿纠缠着,信香也在不断交融。

二人分开后, 只剩下彼此的喘息声和心跳声。花无谢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里头像是汪着两潭秋水,宇文护又忍不住蜻蜓点水似地在小家伙眼皮上额头上嘴上亲了一会儿。

宇文护毕竟是打着送药的名号来的不好久留,虽然他很舍不得自己的小桃花。陪花无谢在花府又逛了一阵,期间收获了不少亲吻和脸红红的小可爱一枚。

不过在走之前,宇文护又特意去拜访了花正坤。花父在窗前负手而立,宇文护站在他身侧。

“太师,我家无谢心思单纯又为坤泽,我们也只想让他一生平安喜乐。可是太师你不会是那个给无谢带来幸福的人。”花正坤眼神紧盯着他,显然是知道宇文护和花无谢的事了。

“我知道您对我的不满。我既然选择了和无谢在一起,我一定会为了无谢作出改变。时间和能证明我对无谢是真心的。我有能力去给无谢幸福。”宇文护目光毫不退让地回视,非常肯定地回答。

花正坤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转而问宇文护:“你喜欢无谢什么?”

宇文护的回答非常果断,果断而且强势,“无谢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人。您得相信一直保护这份干净很难,而我想做也能做到。”

一句话足以表明他对以后的安排,花正坤怔了怔。片刻后他似是不屑地冷哼一声,“我要是不同意呢?”

宇文护的面容此时看起来格外坚毅,“那我只好一直坚持到说服您同意为止。”

“婚姻大事虽然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但也会受外力干扰。但是无谢不懂这些,太师就算如此坚定,还是要慢慢来。我们做父母也只能为无谢把关人品。真正的决定是要由无谢来做的。”花正坤最终还是松了口。

花府众人送宇文护离开的时候,宇文护特地走到花无谢面前低头,浅浅地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我走了,无谢。记得想我。”

“谁…谁会想你啊?”小桃花的脸又开始红了。

“说错了,是我会想你的。”宇文护转而蹭了蹭的鼻尖,愉悦的低声笑起来。

花府众人看着他们的互动,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但他们也能理解。

今日太师的拜访想必外界也传遍流言蜚语了,倒不如让宇文护大大方方用行动证明。

满城的流言蜚语他宇文护可以不在乎,可是眼前人是要放在心尖上宠的,定不能受了半点委屈。

*我觉得自己写的很迷啊

*是不是有点快啊🐵

评论(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