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七)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最近长安城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事坏事频生。先不说太师宇文护和花家二公子来往密切,就这满城风雨几乎和独孤家撞上了。一是独孤长女和宁都王大婚,二是次女出嫁陇西郡公。

这第三便是辅城王于朝堂请皇上为自己和独孤家三女赐婚,却不想丞相不同意,到现在两人还在皇上面前争论。

正是秋日花正浓,比起宇文觉被吵得头昏脑胀,闲来无事的宇文护在府中的一个小花园里,摆了蔬果,置了棋盘,想和花无谢赏赏菊花,谈谈风月。

只是花无谢却没那么配合,输了两盘棋,就耍赖往旁边的贵妃塌上一躺,拉着他的手放在脸边蹭了蹭。宇文护见他实在可爱,也就顺势躺在他身侧。两人有说有笑,不说话时只双手紧扣,也觉得有十分趣味。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哥舒虽然不好打扰,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主上,宫里传来消息。皇上宣你即刻觐见。”

两位贸然被打扰相聚,自然心下不愉。宇文护的脾气哥舒是知道的,可就连花无谢面上就难得带上些不悦。这也难怪,花家人虽不反对二人相处,但也隔三差五的阻扰一番。再加上宇文护的公事繁忙,让二人相聚的时间大大减少。

宇文护给他整理着装,又亲自蹲下去给他穿上鞋,“别生气了,咱们下次再来就是。”花无谢用未穿鞋那只脚去踹宇文护,“阿护哥哥,下次你才不会有空和我待在一起呢。”

宇文护只笑不语,待把花无谢收拾齐当,坐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再等一会,到时候带你出去散心。不过宝贝你要是想和我在一起 ,我这就去上花府提亲。” 说完,看着小宝贝被自己弄了个小红脸,又狠狠的亲上去,耳鬓厮磨了一番,才进宫。

到了宫中,宇文护果然碰见了刚出来的宇文邕和独孤信。独孤信看到他衣袖一挥,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想来是谈话不尽如人意。

“果然不出堂兄所料。只要我表现出有回同州之意,宇文觉便摇摆不定了。但他面对独孤信的严词拒绝还是没有下旨。”宇文邕虽有些遗憾,但也对独孤信无可奈何。

“不急于一时。你早晚会和伽罗在一起的。”

进殿,宇文护便看到宇文觉面色不悦。“不知皇上急忙找臣进宫所谓何事?”

“太师,你可算来了。你也知道辅城王和丞相最近是吵得朕头疼,一个是朕的弟弟,一个是朕的爱臣,所以想请太师为朕解忧。不知太师意下如何?”宇文觉不过是假情假意,这桩婚事目前对他来说并不利。

“不过是男女婚配之事。辅城王若是想娶就答应了他。”

“这怎么可以?独孤般若已经嫁给了宁都王,要是独孤家再加上个辅城王妃,这势力不就越发壮大了吗?”说到底还是担心他自己的皇帝宝座。

“那就更要给独孤伽罗和辅城王赐婚了。”看着宇文觉不知所以的样子,宇文护只觉得可笑。世间竟有如此头脑简单之人,顾此失彼。

“独孤家的二女儿本来与杨家结亲,却嫁给了陇西郡公。可独孤家与杨家的婚约还在,那独孤伽罗势必杨坚成亲。而杨忠身为柱国,手有兵权,是一个小小的辅城王能比的吗?杨坚年轻气盛,而宇文邕不过一个病秧子。”宇文邕显然已被说动。

“倒是独孤信严词拒绝辅城王,难道是想让与杨家联手?实现他那‘独孤天下’的白日梦?”宇文护乘势再添一把火,果然让宇文觉变得怒气冲冲。

“朕这就下旨让辅城王迎娶独孤伽罗,省得独孤信自作主张!”

圣旨一下,尘埃落定,而且还拒绝了宇文邕自请封地的主意。宇文觉是想将宇文邕放在眼皮底下关注,不过还不知道是谁算计谁呢。无论如何宇文邕是得偿所愿了。

当然喜事也不只这一件。

宇文护对花无谢说的提亲可不是随便一提的,他择了良辰吉日就请族中长辈一同前往花家提亲。面对宇文护的郑重,花家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对宇文护还是满意的。

两家一拍即合,宇文护和花无谢的婚事也要步入正轨了。

评论(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