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八)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一开始独孤般若对城里的流言蜚语是不在乎的,可是眼瞧着太师府来来往往送给花府的聘礼,她终于坐不住了。

下人想拦住独孤般若,“宁都王妃,王爷有事,实在是不好打扰啊。”独孤般若不理会下人,径直去找宇文护,“宇文护!你……”真的要娶花无谢吗?后半句硬生生折回去了。

宇文护在手把手教花无谢射箭,他们过几天就要正式成婚。虽说成婚前双方是不能见面的,可都是男子也不必遵守虚礼。

“什么风把宁都王妃吹来了?”宇文护保持着姿势,“宝贝,肩要如山平,手要弯如月,箭要准如鹰。”说完,箭射出,直中红心。

独孤般若没想到会碰到花无谢,笑着说“没想到花公子也在,是我打扰了。不过我有事向太师请教,能否请花公子暂且回避一下?”

闻言,花无谢扁嘴,你都坐进来了,再说打没打扰不觉得迟了吗。他知道独孤般若,阿护哥哥喜欢过的人呗。注意,是喜欢过。当然,花无谢就算心下不愉,也不会蠢到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只是懒洋洋的往宇文护身上再靠了靠,让他去打发去了。

“无妨。没有什么是无谢不能听的。”宇文护看着爱说话的花无谢懒洋洋的样子,知道他是不开心了,也只好捏捏他的小手安抚他,硬着头皮寒暄。

独孤般若一时愣了愣,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宇文护会这样不重视她。果真是时过境迁了吗?

眼看着场面有冷清下来,花无谢就在背后拉宇文护的腰带,示意还是撤退吧。

宇文护笑着说,“如果宁都王妃没有什么大事,就请回吧。”说完就拉着花无谢走了。

哥舒及时出场,请走了独孤般若。还吩咐下人以后没有通报,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出。

带着花无谢回到书房,宇文护看着气鼓鼓的小桃花精只笑不语。“无谢,”他才开口想哄哄自己的大宝贝,花无谢却动作难得有些急切的将宇文护推倒在柔软的贵妃塌上,宇文护失去平衡还没从感官的变化中回过神来,花无谢就轻轻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宇文护,不管原来你是什么样,但是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到处沾花惹草,知道了吗?”小家伙奶凶奶凶的。

宇文护抓住他的手心轻吻, “知道了。我是你的人。”宇文护眸间蓝色很深,他郑重地亲吻花无谢的眉心,“你也是属于我的。”

花无谢听完,亮晶晶的双眸紧盯着宇文护,他两只胳膊攀上宇文护的肩把他拉向自己,动作缓慢但毅然决然,自己用嘴迎上宇文护的嘴。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回应亲密。不过已经完全足够了, 因为这一个小动作,接下来,他被宇文护压在塌上,亲了足足十分钟。

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呼吸在极近的距离里交融成撩人的引诱,两人的舌头不自觉的缠绕在一起,带出暧昧的水渍声。

分开后,微微喘息,眼中只有彼此。

独孤般若和倾城郡主是过去,而你是我的未来。

我很喜欢你。余生请多关照。

评论(11)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