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四)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竹里缲丝挑网车,青蝉独噪日光斜。晨光绚丽,今天花正坤也安全度过了一个早朝。就算被皇上突然询问大儿子的伤势,也妥善地回答了。真是完美的一天。

      
        “大司空,请留步。晚辈有事请教。”熟悉的声音,虽然并不想理他,但是太师还是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不知太师有何事?本官定当知无不言!”有事请教?怕是一个假的太师吧!独孤信就在你后面,去怼他吧。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晚辈。

       
        “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我就是想问阁下的二公子如何?毕竟宿醉过后并不好受。”宇文护笑着,昨天的一吻过后,小桃花就晕晕乎乎倒在自己怀中了。

       
         他宇文护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也不做那趁人之危的事。他不仅将小桃花安安全全送回家,还和花正坤打了招呼。当然,是从偏门送的,小桃花未婚,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无谢很好,多谢太师挂念了。时辰不早了,工部还有事。下官就先告辞了。”一定是我昨天失眠头昏眼花了。说起来,我他妈失眠还是因为你。天知道,自己昨天看到宇文护抱着无谢回来的时候,简直差点没背过气去。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大司空了。改日定当亲自上门拜访大人。”我其实就是想看看无谢。

     
        “太师政务繁忙,改日再说吧。”我疯了吗?我一定不会让你再见无谢的。想我花家世代清流,不掺和党争。有个倾城郡主,就够花家忙的了?再来个你?简直羊入虎口。

     
         我花正坤收回那句话,今天简直糟心极了!

      
         日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纸窗,洒在床上,让长睫毛在脸上留下了剪影,床上的公子还在酣睡。阳光是温柔的,扰人清梦的,他伸手去遮挡,这下终于睡不下去了。

      
        “阿紫,”轻声唤来侍女,“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软软的声音,还在朦胧中。

     
        “二少爷,你还睡呢?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怎么会起来这么迟?昨天……”在和大哥他们走散之后,遇到了宇文护然后……记忆如潮水般袭来直到那个吻。

      
        “二少爷,你怎么了?脸这么红!”阿紫眼瞧着花无谢白玉般的脸庞,醉了一抹红云。

      
        “啊……我没事,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是宇文护送他回来的?

       
       “昨天是太师大人亲自抱少爷您回来,老祖宗吩咐,等少爷醒来后记得去找她一趟。”,二少爷的脸怎么更红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真是他送我回来的,花无谢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一下一下的撞击胸膛。

     
       “对了,昨天大少爷在陪谢姑娘看烟火的时候遇险,伤势严重现在还躺在床上。”
  
        
       “什么?我这就去看大哥。”

        
        花无谢收拾收拾自己就去准备看大哥,却在门外遇到了谢千寻和三弟。

      
        “二哥,你快来劝劝千寻姐姐吧。她都在这站了一夜了。”花飞扬连忙站到花无谢身边,小声说“还有昨天你喝醉回来后,爹整个脸都要气青了。”

      
        “我知道啦。”对着三弟挑眉,转身看着谢千寻,“千寻姐姐,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三弟守着呢。”
        
        
        “我没事,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非要看烟花,天哥哥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千寻姐姐,你千万不能这么想,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你怎么还站着这?还嫌自己不够麻烦吗?”闻声望去,是老祖宗带着一众女眷来了,“你身为花府的下人,不服管教,真是个祸害。早就应该被关到西郊去自生自灭!”看着这个谢千寻,老祖宗心中就来气,想到自己如今还在床上躺着的大孙子,更是又亲手打了她。

       
        “老祖宗,你快别气了。可别气坏了身子,眼下最重要的是大哥。”花无谢连忙搀扶着老祖宗,“你要是气不过,就打我几下解解气。”

         
         花无谢可是花家人都放在心尖上宠的,怎么舍得打他?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花父对着花无谢心都要软上几分。

         
        “你呀!”老祖宗点点花无谢的额头,“我不是让你醒来先去找我和你爹吗?”
      
          
         “大哥如今伤势未愈,我肯定要先来看望大哥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要为了昨天的事来训我,“再说我不就是醉酒了吗?还安安全全地回到家。”

        
         “这不一样,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啊……”得了,躲不过了。花无谢对着三弟眨眨眼,示意他照顾好谢千寻。

         
         宇文护回府后,就被哥舒告知宇文邕在等着他。

       
         “怎么想好了吗?”都是为情所困的人,即是情分也是缘分。

          
          “我活不过十年,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为什么还要拖累她?我已经失去了未来幸福的资格,就没有必要让她知道我的情意。”宇文邕脸色苍白,笑得讽刺。

           
           “那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我就算自己陷入无间地狱,也要送她到人间天堂。”说完,他顿了顿,“可是昨天我陪她放花灯的时候,我发现我骨子里还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什么我就不能去争一争吗?我能给她幸福,就算我活不过十年,我也想陪着她,用自己的余生去守护她。”说到这,宇文邕气喘吁吁,病弱的身体禁不起折腾,咳嗽不止。

           但他还坚持说话,“所以我想知道太师昨天的话还算不算数,我想去用自己的努力去给伽罗幸福。”宇文护给他到了杯水,让他顺顺气。

 
           “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宇文护也要帮你留在京城。”这小子还算争气!想到昨天和无谢的吻,那么自己呢?也有勇气正视自己的内心吗?

         
           “多谢堂兄。昨日见您与花无谢相游,不知你是否在……”就算那一瞬间宇文护的眼神凌厉了起来,宇文邕还是坚持说下去了,“伽罗与无谢从小相识,感情深厚。无谢心思单纯,其人如玉,还请……还请堂兄认真对待无谢!”

           “这话是伽罗让你说的吧?那个鬼灵精!”宇文护挑眉,难道自己和小家伙在他们眼中竟是那样的关系?某人大概完全忘记了自己昨天还强吻了一个小桃花精。

       
           “当然不仅仅是伽罗,我也想请堂兄认真对待无谢。”

           “我知道。我会好好对待他的。”与其摇摆不定,不如早些认清自己的心。优柔寡断从来不是我宇文护的作风。

          
            不过经过昨日的事,小家伙估计会被好好训戒一次。也好,让他知道以后不能饮酒过多,毕竟不是人人都想他那么好送人到家的?

            这样一想,但是有些相念那个小桃花精了。
     

*我太懒了,有些话是人物原话。

*写的太烦琐了,有空捉虫。

*希望不会被屏蔽和(三)早日被放出来。
           
            

评论(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