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我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往事。

【护花】桃花依旧笑春风(五)

#宇文护×花无谢,不喜勿入。

#ABO梗,有私设。

#粮少,自娱自乐。

常言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因为太后的突然到访让花无谢过了几天清闲日子,可一送走太后,花无谢就被老祖宗提溜到了书房,等着他还有他的老父亲花正坤。

“花无谢,给我跪……”花正坤本来是想让花无谢跪下好好反省的,谁知道这鬼灵精立马跑到老祖宗身边,替她按肩。

“老祖宗,是无谢那日不小心喝醉了。无谢不好,让老祖宗担心了。”又慢慢蹲下替老祖宗按摩腿,“老祖宗,你就和那庙里的观音姐姐一样,慈眉善目,菩萨心肠。你就饶了我这次吧,好不好嘛,老祖宗?”

“若是往日你淘气撒个娇就过去了,可是这次能一样吗?那宇文护可是一个玉面阎罗,你怎么能和他来往呢?”可惜,老祖宗一挑眉,忽视了花无谢的撒娇攻势。

“老祖宗说得对。我跟你讲我花无谢,你这段时间就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待着,不许和那个宇文护来往。”没想到,老祖宗还是明事理的。

无谢啊,我也是为了你好。

“爹,我起誓,我和宇文护来往绝不会给花家带来麻烦。不论外界的流言蜚语是如何,我认识的宇文护又不是那穷凶极恶之人,他…他对我还挺好的。”说着说着,花无谢自己的脸但是红了起来。

“你简直在胡闹!你这次一定要被好好禁足!还有你再也不许和那个宇文护……”话还没说完,门外传来声音。

“老爷,太师来了!”

花正坤指了指花无谢,甩袖出去迎接宇文护了。

花无谢连忙跟上父亲的脚步,宇文护来了,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找我的?花无谢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了。

“不知道今日太师来所为何事?”

“听闻大司空的公子花满天如今伤势未愈,太后前些日子还来探望过。我前些日正巧得了一些上好的膏药,特地前来送与大司空。”

彼此打着官腔,宇文护的眼神却不离开花无谢,感受到那灼热的视线,花无谢整个人都要红了。

注意到宇文护的视线,花正坤不动声色地挡住自家的傻儿子,“既然如此,太师我们就移步书房吧。请。”

等到了书房,就剩下花正坤和宇文护两个人。

“太师,多谢你的美意。不过满天已有太医在医治,如此好药就不用了。”谢谢好意,快拿着药滚吧。

“那怎么行?有了好药才能好的更快啊。”还好好和无谢说话,不走。“更何况,我与无谢交好,今日来也是为了和无谢叙旧。”

“可是无谢近日身体不适,怕是不能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哦,是吗?”就见宇文护踱步到门边,打开门。呦,小桃花精自己送上门来了。

“爹……阿护哥哥……”花无谢也没想到,居然被宇文护发现了。呀,好糗。

“对不起,太师。是我花正坤管教不方。”花正坤看到花无谢从门口跌进宇文护怀中的那一刻,觉得自己胡子都要气歪了。妈的,还没分开。“无谢,你还不快退……”

“无妨。”宇文护打断花正坤,“大司空政务繁忙,不如就让无谢陪我好好逛逛花府。”

“那怎么行?太师亲自到来,当然是由我来……”

“爹,现在大哥受伤。你一定很忙,就让我来陪阿护哥哥吧😄”爹脸色不好看,自己还有快拉着阿护哥哥跑吧。

花正坤看着自己傻儿子拉着太师就跑,不知道是气自己儿子胆子太大?还是气自己和老祖宗把他宠上天了?等等,好像还忘记了一个人。

同样目瞪口呆的人,还有花飞扬。二哥,你怎么又丢下我了?等等我啊!

“花飞扬,站住。”

“是,爹。”完了。又是我???

*小过渡

评论(8)

热度(114)